有木我的一個盆友Mia,剛去深圳工作了。她來到上海市一段時間後,我們在微信聊天她提到,發覺上海市區的禮拜天,大家都偏重於到不一樣網紅奶茶店和飯店,穿著打扮得花枝招展地打卡簽到照相,並且全是不划算的飯店。Mia都會疑慮大夥兒全是剛出去拼搏的小孩,他人是怎麼存錢的,全是如何操縱支出的呢?

今年年底,我想去一趟上海市,因為我有一樣的覺得,禮拜天的夜裡,大街上全是穿著打扮得很精美的女生男生。各種各樣歐美妝,高筒靴配迷你裙,看起來很規範的夜店風,也有各種各樣不會誇張卻又捉人目光的衣服褲子。都拿著手機上自拍照,直播間,隨後“拍照pose”。

我內心靜靜地想,這些人的身上都花了不太好思緒穿著打扮。他們的舉動幫我的覺得是,這些人好像瞭解自身很多人關心,因此 要端著最好是的一面。我跟那時候同行業的上海本地人說,‘wow,這兒的人穿著打扮好精美啊’,另一方回我講‘自然啊,它是上海市啊’

到這兒,我的心生疑惑,大都市就務必是那樣嗎?大都市的日常生活就務必是緊緊圍繞著穿著打扮,高消費,酒吧夜場,打卡簽到嗎?有幾個也是處在難以存款的情況?每個月交了租金,剩餘的幾千元全用以休閒娛樂和打扮自身?

-過度消費-

我不願意否定社交媒體的益處,更不可以去抨擊他人的愛美之心,可是想對你說學會理財和挑選合適自身的生活習慣的必要性。最近幾年剛開始盛行手機上“過度消費”付款,螞蟻花唄、螞蟻借唄、京東打白條這些,有各種各樣大紅包折扣優惠吸引住大夥兒消費,出示了各種各樣線上和線下消費的便捷。

近一兩年,也是有許多的視頻和文章內容揭秘“過度消費”,毫無節制地應用花唄借唄後,年青人遍體鱗傷的心裡。我曾經看了一個時尚博主有關花唄借唄的血與淚的心得分享。這一時尚博主在高校大一打開了提前消費的按鍵後,開始了瘋狂購物之行;每個月必須方案著還上一個月的錢,每一夜裡都會考慮到著還有多少錢沒有還上,處在那類害怕告知親人又焦慮情緒的情況渡過四年的高校歲月。我心裡十分欽佩和謝謝這名時尚博主坦露了自身的心裡話,而且讓大量人瞭解控制消費的必要性。

-操縱支出=“苦哈哈”的生活?-

實際上我還在香港也是有過一段不操縱消費的日常生活歷經。每一個工作日內,早飯去肯德基麥當勞或coffeeshop,下午就裝包外賣送餐,下午茶時間就同事出來買杯現磨咖啡提提神,夜裡再再次買外賣送餐拿回家了吃。一邊喊著減肥瘦身和會變身心健康,但由於有工作中忙這一托詞,又一邊吃著外賣送餐。

禮拜天來到,便會和各種各樣盆友出來用餐,去的全是說白了高端大氣的餐飲店,每一頓飯少則兩三百港元,更多就是五六百港元。吃過飯,還會繼續去咖啡館,點個現磨咖啡和生日蛋糕,一兩百又花過去。也會買一些被種草的護膚產品,買來試,試了又再買不一樣的品牌。

仍然還記得,在某一月的20號,我看了看自身儲蓄卡的消費記錄,在沒有買奢侈品和去旅行的狀況下,我20來天就花了接近8000多港元。見到這一資料自身有點兒愣住。當這類極端化的情況過去了幾個月以後,我對自己說:我確實要想這類日常生活嗎?

回答是:不對!我該有更強的整體規劃,和更合適自身的生活習慣。我打算降低這些失效的社交媒體和不必要的開支。禮拜天增加一些不一樣的主題活動方法,比如登山和拍攝。最享有的是登山,室外行走的另外,吸氣新鮮的空氣,中途太累了歇息的情況下,是最好是傾聽自身吸氣和念頭的時刻。回家的路上,去超市選擇一些新鮮的蔬菜水果,方案接下去一兩天煮些有營養成分的餐為自己吃。

我前兩年在國內申請辦理了一張透支卡,可是在今年初到期了,由於肺炎疫情的緣故,沒能回來續辦,殊不知因為我沒有在香港申請辦理一張新的透支卡。我跟我說的朋友,我還在香港迄今已經沒有透支卡,僅有一般的account。

絕大多數朋友和盆友的反映是,“不是吧?你一直在玩笑吧!!”

然後跟我說:“你是怎麼保證的?”

隨後她們的匯總全是:“實際上那樣挺不錯的,沒有也沒事兒。”

香港年青人承受卡數是常見的事兒,因為我有一部分朋友,每個月出薪水的情況下,就用薪水的百分之二十50-80%去還款卡數。我的感受是,許多 銀行的信用卡的確是有promotion和返利,可是我們的生活沒了透支卡,卻仍然能夠是幸福的。

我每個月從收益中獲取一部分做為租金和膳食,一小部分遊戲娛樂的開支,隨後剩餘的用於存款。沒去買不耐用的快時尚衣服,降低去吃價格昂貴而不飽腹部的西餐廳,盡可能沒去淘寶網和海購不必不可少的商品,不必空想經私人貸款先使末來錢,日常生活越來越簡易而豐厚。

這篇共用想根據徐志摩《話》裡邊一段話來完畢:

“發展趨勢或者壓滅,隨意或者奴從,真性命或者苟且偷生,製成品或者無格──一切都在我們自己,就看我們在青年人階段有無性命的醒悟,可否塑造與維持內心的隨意,可否主動的勤奮,可否把日常生活作為造型藝術,一筆不苟的做去。”

最後祝福在每個大城市工作中的讀友們,奔忙繁忙的工作之餘,用最合適自身的生活習慣犒勞自己!!